星期四, 5月 17, 2007

衰老 v.s 慵懶



不得不再次懺悔,我是非常懶的人。就算隆重再登場後,還是連連欺場。

其實常常有很多東西想寫,尤其是看完一本書,發完一天呆,或倒完一天楣的時候。不過開啟新檔案後,眼前總是白茫茫一片,下不了手。
可能是懶得太久,不過更有一種感覺是自己的力,不斷在下降。

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


看完一座島嶼的可能性,衰老的恐懼從後頸冒到頭頂。
實際上還不是擔心衰老的年紀。三十多對這世界來說正值壯年。不過正因為踏入三十,對自己前三十個年頭做過些甚麼,其實一清二楚,像我這種三十年來甚麼都沒做過的人,很容易就會想到另一個無用的三十年。有時候會開始很心急地,手忙腳亂地想要做些甚麼,卻總是徒勞無功。
很多朋有都說,三十之後,明顯感到身體變弱了。並不是一下子差到走兩步會氣喘的地步,只是真的感覺到自己曾經不斷上升的活力,像滴水一樣一點一點流失。這種感覺是很可怕的,彷彿今天做得到的事,不曉得哪天會突然做不到。當然,腦袋還是沒有衰老的,智慧還可以繼續增長下去,不過也只有智慧能繼續增長了。

甲小朋友超級八掛:「妳見過丙小朋友個佬未呀?執頭髮整到好似T BAG咁(不識T BAG的朋友,請看PRISON BREAK),真係好肉酸架!」
乙小朋友超級認同:「唔單止,佢脾氣又怪,成日都黑口黑面,我見親佢都想避開。」
甲小朋有超級興奮:「呀丙小朋友話佢個佬心靈脆弱喎。」
乙小朋友超級不屑:「超~!我就真係接受唔到四十幾歲人仲心靈脆弱囉。」

這是我回香港時在茶餐廳聽到的。
年紀大的人,要被粗暴地丟到另一個世界。
我去club的時候如果看到老人,就會不由自主厭惡起來,總之覺得這裡應該是個向老人與狗say no的地方。他們應該在另一個世界,我從來沒接觸過那個世界,唯一肯定的是我對那個世界沒有興趣,自私地認為老人應該在一個我不感到有趣的世界。
直到茶餐廳那一刻,我才赫然發現,在這些小妖精的眼中,我可能也應該活在另一個世界,就算不是今天,遲早也該被丟進那個世界。
再開心的老年人,還是無法活在年輕的世界。
長大,衰老,是一種絕症,卻從來沒有人通知你,你病發了,而且無藥可醫。

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

當我的慵懶還是一顆小小的棉花糖時,我常用指尖摸著他滑滑的小小的頭,對他說,再長大一點吧,再長大一點應該沒問題,我應該還有能力把你養大一點。

看著他漸漸長大,大到像隻一歲大的小狗時,心裡有股說不出的舒暢。
我的慵懶並不麻煩,卻十分黏人。當我要出去走走時,他會靜靜黏在我腳邊,用無辜的眼神等待著我,像是央求我不要丟下他,然後我又捨不得出門了。
當我想做點東西時,他會伏在我手上,輕輕搖擺,期待我的大作,結果我總是甚麼都做不到。
有時慵懶身上甜甜的香味,從鼻尖流進四肢百骸,我會甚麼都不做,躺著發懶,比抽大麻還舒服。心想,這樣過日子真好。

到後來,慵懶長大到我無法控制的地步,他現在已經像棉花糖叔叔一樣大。還是一樣常常和善地,溫柔地黏著我。
他大到可以把我完全覆蓋,我因為自己的慵懶感到窒息。其實他還是只有一顆棉花糖的重量,只是我連揮手甩開他的力氣,都懶得出了。

4 則留言:

child a/b 說...

child a/b loves reading your blogs

Achilles 說...

Child a/b,
Thank you.

Ball C 說...

怎么我从来没有发现你是这么感性的人? 怎么你在我眼中从来都是泡酒吧,沟女,无所事事??!!看来我要对你重新评价,又或者好好检讨一下我自己...有时候看人太表面......

Achilles 說...

酒我是愛喝的,女沒女朋友時自然會溝,無所是事和我唯一的聯繫就是幻想。
相識十年的朋友對我有這樣的看法,我應該很驚訝,可是不知為甚麼,是妳的話,我又覺得沒甚麼大驚小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