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三, 6月 27, 2007

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


比起《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》,香港譯成《花樣奇緣》實在有點不知所謂。
主題很土,永恆的日劇精神:人生的意義不是這樣那樣就能判定的。
故事也很土。將悲劇喜劇化的表達手法卻化腐朽為神奇。
暫時為止的2007年度精選。

兩個哲學家在天堂爭論人生的意義。恰巧帶光環的那傢伙走過。
兩人立刻呼天搶地:「天啊!人生的意義到底是甚麼?」
他摸摸鬍子「這問題我倒是沒仔細想過。我的意思是,可不可以告訴我,一天到晚為你們這些低等生物煩惱,那我人生的意義又是甚麼?」
然後光環忽而恍然大悟,忽而搖頭嘆息地走掉了。

或許探討「人生的意義」本身就很沒有意義。
有些答案很感動,有些答案很實用。
但到頭來,看著牆,牆是不會穿的。

2 則留言:

carrie 說...

這部片我也有看!台灣翻成「討人厭的松子的一生」~很久沒有完完整整的看完一部電影了!

Achilles 說...

咖哩你好嗎?
回得晚了一點,因為之前人在流浪,抱歉。
看來翻譯得最不知所云的還是香港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