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三, 7月 27, 2005

瓦解

大概是因為燥熱,
地鐵站門前,
我連呼吸的力氣都失去了。
連妳是否看見我,
都沒有力量去證實。

我一直很堅強,
只是無法改變,
無論事實或自己。

手扶電梯離地面漸遠,
我抬頭努力望著天花板,
讓所有奇怪的感覺倒流,
希望從此沉澱在腳底,
希望它們不再打擾妳。

你沒事就好,真的,

4 則留言:

joey# 說...

我幾時有透露自己生日?邊度?
anyway, thx你咁捧場同指教.

joey# 說...

btw..睇你o既文章,似乎你like村上春樹噃!

Achilles 說...

blog的網址0614難到不是嗎?=_="

村上春樹是我喜歡的作家之一,故事倒是普普通通,零碎的語言才是我的最愛。

小妹妹 說...

叔叔,
很多塵啊!!
這邊要打掃下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