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三, 6月 15, 2005

給我仙丹


聽說住在大河左岸的大師,善於解構,又懂愛情,村內名家才子也是推崇備至。世人迷惑如我,當然想親臨想耳濡受教一番,盼能從此開竅升仙。

戰戰兢兢,戰戰兢兢,走到大師門庭。眼前這扇陰暗的大門,彷彿兩棵黝黑的巨松,鎮定地支撐著整間大屋,以居高臨下的氣勢,壓倒所有來客;可能只是我心虛吧。用說悄悄話的力氣輕敲門環,深怕敲破莊嚴的氣氛……。

大師:「你找誰?」

我:「我想見大師。」

大師︰「作者已死!」

我:「!」

大師看我無言以對的樣子,轉頭走進屋內,然後是三名蒙面大漢攔截在我面前,面具上分別繡著「可讀性」、「指解」及「後設」。昏頭昏腦的我,忽然想起前幾天拜訪另一位大師時,他跟我說「世界就是一個隱喻」,以後遇上不明所以的事,只要把它當成隱喻,自然能逢凶化吉。我大聲往屋裡喊:「這是隱喻!」大師回頭,哼了一句︰「膚淺!」表情雖不滿意,不過三名大漢總算讓開了。

大師:「你想問甚麼?」

我:「我想大師幫我解構愛情。」

接著大師開始吟吟細語,說出一些似曾相識的話,字字珠璣,句句觸動心弦。彷如情語的總集,卻又找不到任何相扣之處,且藏有不可參透的智慧,隨著大師的囈語,我又在愛情裡輪迴了一周。我迫不及待問大師︰「那結論是甚麼?」大師搖頭:「戀人絮語,沒有結論,只有感覺。」我錯愕。感覺解構之後,原來還是感覺。巨大的謎團,變成無數小謎團,匍伏蠕動……。

我走出大門,回頭看著那間深不可測的大屋。還是在外面的花園逛一逛再回去吧。

等我長大了再來吧。

5 則留言:

MSH 說...

Hope u don't mind I suddenly rush in and place a comment - just delete it after u read this 'mo liu' thing.
u are the first blog written by HK ppl i came across so far by randomly hitting the 'next blog' button. Very impressed by your Chinese writing, while I already lost my patient in writing Chinese but switched to English.
Good luck on your blogging - it's never too late to start creating a piece of good memory for ourselves :)

BTW, I am actually watching "Engine" everyweek here in this city...

Achilles 說...

感謝賜教,有空請留下blog網址,以便互相吹捧。英文不好,不過總算認得abc。

Mini Pink 說...

這陣子我也在想著,
喜歡一個人應單靠感覺行事?
還是要細心考慮一切?
到今天還未想通……

你覺得呢?

Achilles 說...

如果是問書的話,書裡的結論大概是,妳跟本沒得選,就連疑惑,也是戀愛結構的一部份。

如果妳問我的話,我想兩樣都應該有一點吧。

Mini Pink 說...

那麼,
看來我該看看那本書,
那會找到點頭緒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