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一, 6月 13, 2005

Pride


將近十年的日劇觀眾資歷,為日劇做了個小小的總結:執著->無悔。就這一條方程式,貫徹蘿蔔頭的櫻花精神,歷久不衰,做了十年還可能再做多十年。今天名字叫Pride,明天叫Engine,曾經出現過的同義詞還包括愛、夢想、等待、信念等等,說的其實都是同一樣東西,就是大家都沒有的那樣東西 — 堅持。於是日劇堅持了十年說堅持,我們也堅持了十年不堅持。

這樣的日劇不好嗎?很重複嗎?不,我覺得很好,真的。對不起,無聊的人通常都很老土。每次看都像有口鐵鎚往胸口猛烈撞擊,胸骨都快要敲碎了。心裡想著,這就是我忘記了重要的東西嗎?我在浪費自己的人生嗎?我也想自己有這樣的情懷!然後是三天的反思、兩星期醒覺、一星期沮喪、三天復原。做不到,不用問為甚麼,我想試過「重新做人」的,都能找到一千個為甚麼做不到。大家兩臂都是軟軟的,缺乏反轉世界的天份。

看來,日劇原來是一套套科幻片。如果有人認識日劇的編劇,請幫我問一下,他們是不是真的見過類似木村角色的物體,我想玩解剖。不過,日劇不是還有一樣教誨嗎?自己的心在想些甚麼,應該是最重要的事吧。很老土的說一下尊嚴、說一下夢想,其實真的很振奮。

2 則留言:

bigstreet 說...

同意。我也深受過日劇的荼毒,以致現在的我,時不時有衝動走進老闆的房間,指著他的頭大罵:「你知道什麼是人生嗎?你有資格批判人家嗎?你只不過是一條沒有原則的小蟲!....(諸如此類)」想想,都痛快。

Mini Pink 說...

很久沒特別去看日劇,
亦不是特別喜歡木村。
但,
這套也真是蠻好看啊!
不自覺地中招!